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skthenailtech.com/,齐雄

孙小果一案的通报早就出来了,实在不想蹭这个热度。齐雄这个通报与坊间传说和民间猜测相去甚远,再次证明群众只可能是不明真相的群众,不可能眼光雪亮。但是,这份通报并不仅没有消释不明真相群众的疑惑,反而加重了他们的猜测:看,他的背景有多厉害,在打黑除恶的凌厉攻势下,还能让官方出这样的通报!

好在中央继续表态,并组建了大案要案督办小组,进驻昆明,誓要将此案查一个水落石出,还人民一个明白,还历史一个公道,让孙小果案背后大大小小魑魅魍魉一个个现出原形。对此,作为不明真相群众的一员,我无比期待,因为,这次有可能真的让我看一看真相!

但云南官方的通报也说了,“由于该案时间跨度长、案情重大复杂”,还正在按中央督导组和省委要求继续查。意思是年深日久,一时半会不容易查清楚,毕竟是历史陈案了。既然是历史陈案,那么考据学就有了用武之地,作为一名史学工作者,如果能用自己的所学,为破解现实中的迷案提供一些思路,既为历史学科挣脸面,又对社会有所裨益,何乐而不为?

考据学的有个基本原则,事出反常必有妖!按照考据学原理,孙小果案的很多地方都是反常的,也就是不能合理解释。这些地方很可能隐藏着孙小果死而复生的密码,都是专案组需要重点破解的地方。

一是关于孙小果生父。通报说了,是陈某,一个普通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孙的生母)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通报这么肯定地说这个孙鹤予的前夫就是孙小果的爹,难道比对过两人的DNA?如果没有,为何就断定为孙小果生父?或许底气就在于死了,没法比对。但老陈和孙鹤予离婚这事就有点反常。离婚这事儿,在八十年代极少,那时人们的思想不似现在这么开放,男的离婚,被视为窝囊废,无能!女的离婚,简直是伤风败俗、辱没门庭的事。你说你老陈以普通职工,娶了个离婚十年后年逾四旬带着两个小的都已十七的拖油瓶还能嫁给武警云南总队军务处副处未婚军官的女人,你离啥婚?有啥不满足的?要是孙鹤予瞧不上你,非得跟你离,那她为何又给你生两个儿子?而且,离婚后,你老陈一个儿子都不要,自己的骨血不要,任由他们跟随别人的姓,做了拖油瓶。你离婚后又没再娶,难道你不怕断了香烟?这可是那个时代最在乎的事情了。难道你不在乎?而且,儿子出事后,继父使出了吃奶的劲为其开脱罪责,却从不见他这生父参与营救,表现极端冷漠。莫非你是喜当爹、怒离婚?那你就不是他生父,只是前夫而已!那么谁是他生父,还得继续查!所以这个地方,需要给人民群众解释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不然老百姓把你们的通告当笑话看。

二是关于孙小果继父李桥忠,也很反常。1992年,他还是武警云南总队军务处副处级军官,娶了个年逾四旬且带着两个二十岁左右拖油瓶的儿子的离婚女人,那时他三十三四岁,还未婚。那个时代,三十多岁不结婚的男青年,基本上就剩一辈子了,不似现在,争做钻石王老五。作为武警云南总队军务处副处级军官,在那个军官正走俏的时代找不到对象,极少见,不正常。除非他不愿意找,或者不敢找。取了个四十多岁的离婚女,自己不要孩子,却视拖油瓶的孙小果比亲儿子都亲,为了他,宁愿违法乱纪、丢官罢职,更不正常。孙鹤予 知乎别说亲儿子,亲爹他都不一定这么做啊。有网友戏称:这是一种伟大的爱情神力!但更有可能,这是一种懦弱的孱头精神。李桥忠三十多岁不娶,他的出现好像就是为了做接盘侠。他为谁接盘?这个得好好查查!

这些个地方查清楚了,用有力的铁证宣布天下,比如DNA对比结果,那时在宣布真相,相信无论孙小果生父是谁,老百姓都会相信,也都会接受。因为到了那时,可能一切关于孙小果家庭为何能有那么力,包括在云南高院二审判处死刑后让孙小果死而复生,逼迫媒体刊登专访、让揭露他的《南方日报》记者绝口不敢复言此事等谜团,都会雪消冰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