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记者欧阳春艳)“我讨厌老诗人跟我谈什么是诗歌,我认为诗歌就应该是天马行空的,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用诗的形式做一次开心的设计?”昨日,曾设计过“世界最美的书”、“中国最美图书”的著名平面设计师朱赢椿来到汉街文华书城,就其饱受争议的新作《设计诗》与江城读者交流。

今年6月,朱赢椿写作并设计的新书《设计诗》问世。书里的几十首现代诗内容平淡无奇,不过朱赢椿玩了一次“以字为画”的设计——配合诗的内容,书里的字形大小、粗细、长短、排列疏密、笔画增减、位置高低、正反颠倒以及颜色各有变化。例如《刹那花开》这首小诗,“花苞起,花蕊现,花瓣打开,花正艳,一阵风来,花满地。”全诗旨在展现一朵花的“一生”,“花”字也每段渐渐变大,最后的“花”满地,不是以字展现,而是“花”字所有的笔画拆开散落,呈现花瓣散满地的意境。

《设计诗》问世后,立即在微博上引发7万余次转发,连带着原本小众的这本书加印了三次。很多网友也开始模仿“设计诗”。例如一位网友就写道:开会就是一堆人坐成两排,设计诗朱赢椿分析中间,坐着一个领导等他说了算。第一句和最后一句上下排列,“中间”二字安置在中间,俨然一副开会的模样。

很多读者对“设计诗”感兴趣,也有人觉得朱赢椿“设计游戏”玩得太过头,不符诗歌规范,抹杀了诗意等等。“有位老诗人很生气地给我写了封信,让我放诗人一马,说诗人很忠厚,诗人也很穷。我想,他们的生活一定太无趣,太刻板,才会害怕出现我这么个小小的变化。”朱赢椿透露。

“我不知道诗人们有什么可担忧的,我从来不否认诗歌的高贵,我这个设计只不过借用了诗的形式。M-施密德”说到这些,有些“调皮”的朱赢椿笑了,“人家让我念念这些诗歌,我压根念不出来,因为我就是想证明,字形的美妙之处可以独立于语言意义之外。”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skthenailtech.com/,M-施密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