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开始认识郎朗,是在2005年一个下午,CCTV6一档音乐栏目,主持人正在介绍当天放送的主题和内容,我听到了“年轻的钢琴家郎朗”这段词儿,主持人介绍郎朗的钢琴启蒙,是从一部叫做《猫和老鼠》的动画片开始的……

可能是觉得“郎朗”这个名字很好听,且充满了神秘感——很有音乐家气质,我便记住了。再往后,我开始在网络上搜索郎朗,那一年,郎朗23岁,从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毕业,且推出个人首张钢琴演奏专辑《柴可夫斯基/门德尔松协奏曲名录》。

23岁,对于郎朗而言,这只是他成为钢琴大师道路上的一个时间节点,对于普通如你我的大众而言,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年纪。而那一年,我才小学毕业。

对于我,一个摸过几年钢琴又中途放弃的“违琴童”来说,郎朗无疑是充满神秘和魔力的,学琴,最让我痛苦的不是枯燥无味、不断重复的指法训练,而是永远看不懂的复杂曲谱和要了我老命的双手合奏。

都说学琴的孩子十有八九都是老爸老妈拿着棍子站在孩子身后一直盯着,一路爆揍这样过来的,但郎朗不是。他2周岁摸琴,最喜欢唱妈妈教的儿童歌曲《大海啊,故乡》。那一天,4岁的郎朗爬上琴凳,竟然把主旋律给弹了出来。

“儿子那双胖胖的小手在光亮的键盘上鼓成了两个小馒头,手背上那一排胖出的小肉坑清晰入目。随后,他听到了稚嫩的琴音,就像他听到了’大海呀,大海,大海呀,大海……’”——刘元举《天才郎朗》

5岁,郎朗师从沈阳最好的钢琴老师——沈阳音乐学院钢琴教授朱雅芬。7岁,郎朗弹钢琴的练习进度已经达到了车尔尼740。什么概念呢,让我这个“违琴童”来给大家普及一下。我当年学琴,老师给我列的钢琴教材是这样的:

《约翰·汤普森现代钢琴教程1-3册》。这是一套琴童入门级别的钢琴教程,选录一些小曲子,小旋律,节奏也都是一板一眼,非常简单。很遗憾,我只弹到第2册就废弃了。

《拜厄钢琴基本教程》。专门用来练习指法的,指法很枯燥,但一些能练习和弦音的指法,就好很多。

下面重点来了。《车尔尼740》。我查了资料,车尔尼系列钢琴练习曲,也分阶段(初阶599-中阶849-进阶299-高阶740)。

左图是《约翰·汤普森现代钢琴教程2》的曲谱,右图是《车尔尼740》的曲谱,你们静静感受下。

一个7岁的孩子,已经弹得一手车尔尼740了!“郎朗为音乐而生,是个钢琴天才”,这种话,一点都不夸张。而在当时,当我看到7岁的郎朗已经接近可以弹肖邦的水准时,我已经深深被他折服,献上我已跪碎的膝盖。

郎朗上小学之前,参加了沈阳市首届钢琴大赛,生平第一次上台,就拿了个第一。郎朗7岁那年,去天津参加全国首届少儿钢琴比赛,郎朗只拿到全国第七,颁奖现场,只有7岁的郎朗疯了似的大哭大叫,他觉得自己应该拿第一。当时在场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郎朗完全不比第一名弹得差,但毕竟,郎朗没有背景,也没有那么多比赛经验,才只有7岁……这是郎朗生平第一次遭遇挫折,拜尔钢琴教程视频且很大程度上,错不在他。

扭转郎朗人生轨迹的,是1994年中国首届钢琴邀请赛,那一年,郎朗12岁,拿到全国第五,全国前四名选手能公费去德国参加埃特林根第四届国际青少年钢琴比赛,郎朗却刚好卡在了第五名。但意外的是,郎朗获得自费比赛的机会。老师劝郎朗爸爸放弃,自费成本太高昂,郎朗年纪太小……可老师劝错人了,在郎朗爸爸眼里,只要是能对儿子有帮助的比赛,坐火箭坐飞船都要去!

这是郎朗生平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生平第一次出国,也是,生平第一次拿到国际比赛一等奖!比赛那天,郎朗弹了肖邦练习曲,肖邦回旋曲,肖邦圆舞曲,塔兰泰拉舞曲,还有一首中国的《浏阳河》。郎朗琴音落下时,全场沸腾,掌声经久不息,12岁的郎朗已经具备用钢琴俘获西方人心灵的能力。

17岁那年,郎朗受时任芝加哥交响乐团总指挥克里斯多夫·艾申巴赫的邀请,以替补身份,与乐队合奏老柴的《柴可夫斯基第一协奏曲》,那个夜晚,注定被载入史册。

那晚过后,《芝加哥论坛报》头版头条是郎朗。郎朗回忆道:旧金山交响乐团马上就定了我,还有底特律交响乐团,还有费城、克里夫兰,还有纽约爱乐交响乐团……他瞬间成了全世界著名交响乐团争相签约的钢琴家。

郎朗,这个中国男孩,终于让世界看到他的钢琴才华,更让世界对中国人演奏西方乐器的实力刮目相看。但与此同时,嘲笑、质疑、辱骂声,与赞美声齐飞,铺天盖地占据了西方媒体关注的焦点。“这小子是坐火箭上来的吧!”我记得最清楚的是这句话。

没错,郎朗,就是坐着火箭一路飙上来的。不带任何粉丝滤镜客观地说,郎朗有过童年吗?没有,春节,大人小孩都放假了,围坐在桌前吃年夜饭,郎朗在练琴;郎朗最爱的世界杯开赛了,他没时间看,跟人一边聊比赛一边练琴;爸爸辞职孤注一掷带着他去北京求学,郎朗每天凌晨五点半就要起来练琴……

全国大大小小最有权威的比赛,郎朗一个没有落下。从拜朱雅芬为师,到以第一名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小、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到12岁参加德国国际比赛拿第一名,13岁参加日本第二届柴科夫斯基国际青年音乐家比赛拿第一名,14岁备考、15岁考上美国柯蒂斯音乐学院,17岁获得替补席位出演一鸣惊人,郎朗人生中的哪一个阶段不是稳扎稳打,哪一个人生转折点是他错过的?

郎朗,是他和父亲郎国任“四手联弹”创造出的一部伟大作品,让世界震惊,这真的不是夸张,以至于,郎朗和他的经历,都特殊得太不像样,就像一段传说,永远被模仿,无法被超越。

十多年前,我第一次看郎朗的采访视频是,第一反应是不可思议。不是惊叹于他的钢琴才华,而是身为南方人的我,第一次遇见来自东北的钢琴家。那时候多是郎朗刚二十岁出头的采访视频,那一口浓烈的东北碴子味儿,让人特别有亲切感。

已经身居美国多年的郎朗,在美国还买了大房子,家里摆放着一架三角钢琴,郎朗用橘子弹钢琴,对着记者炫技。回想起那时候的郎朗,他已经收获了足够的鲜花和掌声,通途大道正向他铺开。郎朗学会了说英语,却没有丢掉乡音,不摆架子,是个憨厚的小伙子。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skthenailtech.com/,拜尔洛泽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